不忘北定中原:南宋偏安一隅,仍三次收复东京汴梁!

终南宋(公元1127年-1279年)一朝,主要时间内偏安南方,期间也进行过四次北伐,意图收复北方失地,而宋朝故都东京汴梁城则意义更加特殊。其实,南宋倒也曾经三次收复过东京开封,但是每次时间都不长,没有来得及恢复有效统治就被迫撤出。

一、靖康二年(公元1127年)四月——建炎四年(公元1130年)二月

自“伪楚”张邦昌退位交出政权始,到南宋东京留守上官悟出逃止

靖康元年(公元1126年)闰十一月,金朝第二次伐宋的东西两路军汇合于汴梁城下。经过20多天的苦战,同月二十五日,金军攻入宣化门,汴梁城破。北宋朝廷慑服于金军凌厉的军威,一心乞和,主动配合金朝镇压城内官兵和民众的抗金运动,在全城搜刮金银财宝献给金人。靖康二年三月,金朝废宋徽宗、宋钦宗为庶人,册立原北宋太宰张邦昌为皇帝,国号大楚,定都金陵。但张邦昌一直对称帝一事有所抵触,与金朝交往时才行使皇帝礼节,私下仍以臣子身份对宋朝。四月,金军将徽钦二帝在内的宋朝宗室3000余名、各类俘虏14000余名、无数的金银财宝和库存典籍掠回北方。同月,张邦昌退位,宣布大楚伪政权结束,还政康王赵构,献大宋国玺,请北宋元佑皇后孟氏垂帘听政。五月,康王赵构于南京应天府即皇帝位,改靖康二年为建炎元年,建立南宋。此时,被金军占领四个月后,汴梁城由南宋控制。

不忘北定中原:南宋偏安一隅,仍三次收复东京汴梁!

徽钦二帝被掳

建炎元年(公元1127年)六月,抗金名将宗泽任东京留守。在建炎元年冬天以及二年春天,宗泽多次打退金军的进攻。同时,他积极联络北方抗金义军和各地农民起义军,准备渡河北伐。建炎二年(1128年)七月,宗泽去世,高宗派杜充继任东京留守。由于汴河漕运不通导致城内粮食物资短缺越发严重,以及杜充改变了对义军的招抚政策,导致坚守汴梁的处境日益艰难。建炎三年(1129年)六月,杜充离开汴梁,南撤行在。八月,郭仲荀任东京留守,后赴行在投靠朝廷,数万京城百姓随行。十月,蔡州知州程昌寓被命为东京留守,领兵入汴梁。建炎四年(公元1130年)正月,在粮食物资损耗殆尽后,程昌寓率部退还蔡州,留下上官悟守京师。二月,以聂渊为首的一股武装势力入城后引发骚乱,东京留守上官悟出逃。汴梁城落入贼人之手,南宋失去对汴梁的控制。后来,聂渊派人去当时的南京金军大营献城。建炎四年(公元1130年)三月,金军入东京汴梁。

二、绍兴九年(公元1139年)三月到绍兴十年(公元1140年)五月

自南宋通过“天眷和议”收复汴梁始,到完颜宗弼南侵攻占东京止

建炎二年(公元1128年)冬,南宋济南知府刘豫在金朝左副元帅完颜宗翰派出的使者劝说下,就近向山东地区的金军将领挞懒投降。此时,完颜宗翰统管着金朝的西京枢密院,军事力量雄厚,并且在刘彦宗去世后,将燕京枢密院并入西京枢密院,全面接管了金朝在汉地的军权。在完颜宗翰和金太宗的重臣、左监军完颜挞懒的共同支持下,金天会八年(公元1130年)七月,金太宗册封刘豫为皇帝,建立伪齐政权,定都北京大名府,统治河南、山东等地,后期还将陕西等地划归伪齐。不久,伪齐迁都东平。十一月,废用天会年号,改元阜昌。阜昌三年(公元1132年),伪齐迁都汴京。金天会十五年(公元1137年),由于诸多复杂的原因,如伪齐军队对南宋的攻势接连失败;刘豫曾经的靠山完颜宗翰在金朝派系斗争中失败;金朝鲁王完颜挞懒出于政治斗争,通过归还南宋中原故地来打击完颜宗弼等派别的势力;完颜宗弼一派则意图在伪齐废除后直接掌控中原等,伪齐政权被废除,刘豫被金朝贬为蜀王,后又进封曹王。其子刘麟则官运亨通,在海陵王在位时高居尚书左丞。

不忘北定中原:南宋偏安一隅,仍三次收复东京汴梁!

伪齐疆域

绍兴八年(公元1138年),金朝左副元帅完颜挞懒为了打击太祖系,巩固自己的力量,全权操办了天眷和议,并得到了南宋方面秦桧的配合。绍兴九年(公元1139年)正月,宋金双方正式达成和议。和议规定:金朝交还赵构的生母韦氏和钦宗赵桓;将徽宗的尸骨一并送回;交还侵占北宋后由伪齐统治的河南、陕西等地(山东由于是完颜挞懒的势力范围,留在金朝,没有返还)。南宋则向金朝称臣,每年支付银50万两、绢50万匹。河南、陕西之地虽然是归还了,但是金朝另有要求,河南、陕西之地原先心向金朝、原属伪齐的官员不得随便废除,继续留用。南宋朝廷遵守和议,继续留用原先伪齐的官员,由文臣接管各州县政事。起初和议达成后,南宋朝廷派军接管了河南。但后来在金朝使者张通古的恐吓下,为了想方设法维持和议,南宋又急忙从河南撤军。以致于绍兴十年(公元1140年)五月金军废约南侵时,河南之地迅速沦陷。金军南下时,东京留守孟庾无兵可调,城内物资短缺,无奈献城投降,汴梁城再次失陷。而这次失陷,时长是94年。

三、端平元年(公元1234年)七月初到同年八月初

自南宋“端平入洛”武力收复汴京始,到宋军不敌蒙古军弃城南撤止

南宋端平元年(公元1234年),在宋蒙联军的合围下,金朝最后的都城蔡州被攻陷,金哀宗自杀,金朝被宋蒙联合灭亡。金朝亡后,由于粮草不济、气候炎热等因素,蒙古军主力北撤,仅留下少数蒙古军和收编的金朝降卒。由于宋蒙对河南的归属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,双方就在河南一处静静地对峙着,河南地区此时处于无政权状态。此时,南宋皇帝宋理宗急于收复故土,夺回祖宗陵寝。宰相郑清之采纳了赵范、赵葵两位将领提出的"踞关守河"的建议,西守潼关,北依黄河,与蒙古对峙,意图进军河南。

不忘北定中原:南宋偏安一隅,仍三次收复东京汴梁!

同年六月十二日,全子才收复南京归德。与此同时,在宋军进入中原之际,汴京城发生兵变,投降蒙古后主管汴梁的金朝京城西面元帅崔立被杀,剩余的军队向全子才投降。七月五日,全子才率宋军进入汴京城。十五天之后,赵葵率淮东兵五万赶到汴京与全子才会师。七月底,宋军进入西京洛阳,一举收复北宋时期的三京。但此时形势严峻,由于战乱和蒙古的掠夺,收复的城池残破不堪,粮食急缺,而蒙军在撤退时将黄河南岸的河堤掘开,两淮受灾。此时蒙军南下,经过龙门之战和洛阳之战,虽然宋军死战,但由于后勤补给中断、诸军配合不力,导致宋军溃败。八月初,宋军在洛阳战败的消息传到汴京,为了避免被蒙军合围,全子才和赵葵率部撤离汴京城,返回南宋境内,但物资和人员损失惨重。仅仅收复东京汴梁一个月。端平入洛军事行动失败,也意味着宋蒙的联盟已经破裂。次年,窝阔台汗发动了全面侵宋战争。

参考文献

【1】《续资治通鉴.宋纪.宋纪一百二十一》

【2】《三朝北盟会编》

【3】胡文宁. 伪齐政权研究[D].西北大学,2014.